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 来 草 自 青

充实自我 ,快乐人生!

 
 
 

日志

 
 

古诗中的“水”意象  

2014-11-21 09:07:05|  分类: 诗文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古诗中的“水”意象

中国古典诗歌中水的形象无处不在:春水、秋水,江水、河水、波平如镜的水、怒涛拍岸的水,一泻千里的水、曲似柔肠的水,泠泠作响的水、脉脉无声的水……水在诗歌中形态万千,水在诗人心目中引起的联想也是复杂多样的。

   水难以跨越,水是阻隔,宋代词人晏殊“欲寄彩笺无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蝶恋花》),就是对这种阻隔的感叹。但是远在晏珠一千多年之前,就有不知名的诗人发出更为深沉的慨叹,他的慨叹穿越时空,感动着无数后人: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诗经·秦风·蒹葭》

   所谓伊人,到底是谁呢?有人说是所访之友,有人说是所求之贤。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或许是情人最为适切吧。在芦苇苍青茂盛、白露凝结为霜的清晨,诗人去水边寻找意中人。他沿着曲折的水岸去寻找,道路艰难遥远;他沿着直流的水道去寻找,那人却好像被水包围着,可望而不可企及。蒹葭白露的苍茫意境、一水相隔的痛苦无望,令千百年后的读者仍为之惆怅不已。

   这是人世间的不自由,汉末《古诗十九首》中有歌咏牛郎织女为天河阻隔的诗篇: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蒹葭》是写男主人公对女性的追求,此诗则是从女性角度入手,描写织女的机织生活,写她因相思而无心织布,泪零如雨。最可感慨的是:诗中不写河汉宽阔无边,而是强调它“清且浅”,二人相距并不遥远,却只能隔着轻盈闪烁的水光含情相视。这才是让人心摧骨毁的伤痛、地老天荒的遗憾。

   水意象的阻隔意义在后代诗歌中反复出现:“送君此去令人愁,风帆茫茫隔河洲”(李白《同王昌龄送族弟襄归桂阳》),“由来浙水偏堪恨,截断千山作两乡”(方干《别孙蜀》),“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柳永《雨霖铃》),茫茫烟波,隔断望眼,隔断离情,却让离情更加深沉。直到当代,“在水一方”的海岛上,诗人余光中仍在感叹:“而现在,乡愁是一弯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乡愁》)

   然而,从另一角度讲,水可以流动,因而水又具有沟通的意义。杜甫《所思》:

   苦忆荆州醉司马,谪官樽酒定常开。九江日落醒何处?一柱观头眠几回。

   可怜怀抱向人尽,欲问平安无使来。故凭锦水将双泪,好过瞿塘滟滪堆。

   寓居蜀地的杜甫思念荆州友人,想要问声平安,却找不到可以寄信的使者;倒是门前锦水(即锦江,流经四川成都市南,岷江支流,以濯锦得名,杜甫草堂临近江边)辗转汇人长江,流经三峡,就可以到达荆州。诗人想象自己思念友人的泪水滴入锦水,就可以随水东流,直到友人所在之地。在这里,万里长江不再是阻隔,反倒成了诗人传达情感的媒介。这种把水意象作为沟通情感之媒介的用法在诗歌中亦是多见,如我们熟悉的“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友人所乘之舟已从视线中消失,眼前的长江却流向天际,那正是孤帆远去的方向,茫茫江水,不正像诗人牵连不断的离别之情吗?“去年下扬州,相送黄鹤楼。眼看帆去远,心逐江水流”(李白《江夏行》),“酒杯深浅去年同。试浇桥下水,今夕到湘中”(陈与义《临江仙》),是水意象的沟通意义更为直接的表现。

   水的阻隔与沟通这一相互矛盾的意义,可以在诗中同时表现出来,最典型的当数宋人李之仪的《卜算子》: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一对有情人被江水阻隔,又共饮一江水为不幸之幸,江水于他们既是痛苦的根源,又是精神的慰藉。诗人以这种既是阻隔又是沟通的矛盾统一,将爱情写得缠绵悱恻。

   造成阻隔的水自然是无情之水,沟通情感的水又是多情之水,水意象因水的不同作用,也具有不同的情感意义。《卜算子》下片中,抒情主人公以江水比喻自己对情人不得相见的怨恨,江水无尽无休,则怨恨之情无穷无已。水的特征是纤柔、深渺,人们常说“柔情似水”,水意象的确适合用来暗示缠绵悠长的情感。温庭筠《梦江南》:“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悠悠流水映着无语斜阳,不正是眺望归舟的思妇那寂寞哀怨的情感吗?此为倚楼盼归者眼中的水,欧阳修则把迢迢春水意象用于表现送别主题的《踏莎行》:

   候馆梅残,溪桥柳细。草熏风暖摇征辔。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栏倚。平芜近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同样是楼上女子,同样是一江春水,此次却是所望之人在暖风中摇着马鞭远行。行人越行越远,她心中的离愁越积越深,如丝如缕,恰如迢迢春水。流水也可比作相思之情。“肥水东流无尽期,当初不合种相思”(姜夔《鹧鸪天》),水无尽期,正是相思之无尽期。思归之心甚至可以化作流水,流到诗人向往的地方:“欲知别后思今夕,汉水东流是寸心”(钱起《秋夜送赵列归襄阳》),“白云西上催归念,颍水东流是别心”(刘长卿《颍川留别司仓李万》),这里的江水已不仅为诗人提供传情的媒介,简直成为诗人情感的化身了。

   诗人尤其喜欢以流水比喻愁情,水的连绵不断,恰如愁情挥之不去,这方面的名句名篇多不胜数:

   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

   ——刘禹锡《竹枝词》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李煜《虞美人》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李白《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

   水流无限,比喻愁之长;一江春水,比喻愁之深;抽刀断水的奇妙比喻,更写出诗人的悲愁似水难以斩断。同是以水比喻愁情,三位诗人从不同角度着眼,恰当地在愁情与水的相似特征之间建立联想,他们的诗作同样成为描写愁情的千古佳句。

   其实,流水只是流水,阻隔与沟通只是诗人的感觉,有情无情也本非流水所有。它只是离人之情,诗人之情,世人之情。

 

 

二、浅议古典诗词中的水意象

作者:高仙红

中国古典诗学的“意象”就是指诗人的主观情志与客观景物在审美感兴中想碰撞而产生的“意中之象”或“心中之象”或“人心营构之象”。意象是诗歌的基本单位,是诗歌艺术的精灵。诗人的抒情往往不是情感的直接流露,也不是思想的直接灌输,而是“言在此而意在彼”,“意象”有着暗示性、丰富性、特定性的特征,是解读诗歌的一把钥匙。在诗歌的鉴赏中我们必须理解这些意象所蕴涵的意义,只有广积博览,提高文化素养,才能较为准确地把握诗的哲学意味,提高鉴赏水平。 
  我国古典诗歌中水的形象无处不在:春水、秋水,江水、河水,波平如镜的水、怒涛拍岸的水,一泻千里的水、曲似柔肠的水,脉脉无声的水……水在诗文中形态万千,水在诗人心目中引起的联想也是复杂多样的。水是灵性与温情、朴素与博大、浸润与滋养的,是水浇灌出古老而清纯的“东方文化”。水在中华民族的观念当中代表着一种文明、一种文化,在中华民族传统心理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因此,水意象也成为中国古代诗文中最频繁、最具有活力和表现力的物象。 
  现行的中学语文课本中选取了大量的优秀古典诗词,我们撷取其中一部分来了解诗词中“水”的诸多意蕴。 
  一、古代诗歌中水往往象征着阻碍,用以表达主人公面对可望而不可及之事物时的惆怅、痛苦心理。 
  《秦风·蒹葭》中说:“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这首诗描写了这样一幅景象:金秋拂晓,露浓霜重,芦苇沾满晶莹洁白的霜花,诗人在河边翘首伫立,透过袅袅薄雾和芦苇丛,凝视着河对岸,那就是“伊人”的所在。“伊人”长裙飘飘,袅袅娜娜地出现在诗人的视线当中,可是诗人和“伊人”之间隔着一道河水,可望而不可及。诗人时而逆水而上,时而又顺水而下,千方百计地去寻找她接近她,但都无法达到伊人所在,她仿佛在水中的孤岛上,仿佛在水草交接之处,又仿佛在水边的沙滩上,给人咫尺天涯的感觉,显得神秘莫测,虚无缥缈。因为有水的阻隔,《秦风·蒹葭》为我们营造了扑朔迷离、意象朦胧、神秘莫测的意境。蒹葭白露的苍茫意境、一水相隔的痛苦无望,令千百年后的读者仍为之惆怅不已。 
  《迢迢牵牛星》中:“盈盈一水间,默默不得语。”是从女性角度入手,描写织女的机织生活,写她因相思而无心织布,叹息声声,泪落如雨。最令人感慨的是:诗中不写河汉宽阔无边,而是强调它“清且浅”,两人相距并不遥远,却只能隔着烁烁水光“脉脉不得语”,无法互诉相思。仅仅一弯既清且浅的河水,就让人饱尝离别相思之苦,这真是让人铭心刻骨的伤痛、地老天荒的遗憾啊! 
  宋代李之仪的《卜算子》一词中写道:“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一对有情人被江水阻隔,共饮一江水,却又不能想见,只有刻骨的相思。江水于他们既是痛苦的根源,又是精神的慰藉,由于江水,爱情在这首诗中被写得缠绵悱恻。造成阻隔的水自然是无情之水,沟通情感的水又是多情之水,水意象因其不同作用,也具有了不同的情感意义。 
  在交通不发达的古代,河流曾给人们的交通往来造成了很大的阻隔和困扰,它令近在眼前的事物,仿佛又远在天边,可望而不可即。因为水难以跨越,水是阻隔的象征,所以,在古代诗歌中“水”往往象征着某种阻碍,用以表达主人公面对可望而不可及之事物时的惆怅、痛苦心理。 
  二、水有着纤柔深渺的特点,古典诗词中常用来暗示缠绵悠长的情感。 
  爱情的深沉广远,恰似水之悠远绵长;爱情的跌宕起伏,如同水之汹涌澎湃,于是,人世间山长水远的友情和水乳交融的爱情便常常与水一脉相连,许多抒写友情与爱情的抒情诗篇更是与水结下了不解之缘。 
  欧阳修的《踏莎行》写道:“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明媚的春景并没有给旅人增添一点快乐,相反,正因为离家越来越远,就越来越感到那一片离愁的沉重,它似乎正在逐渐的扩散开来,变成了一片无穷无尽、看不到头尾的绵绵不断的春水。抽象的感情,在词人的笔下,变成了具体的形象,使人容易感受,容易亲切。 
  李清照的《一剪梅》:“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这一句含有两个意思:“花自飘零”,是说自己的青春像花一样空自凋谢;“水自流”,是说丈夫远行,如同悠悠江水空自流。“自”字,是“空自”或“自然”的意思。这句话看似平淡,实际上含义很深。李清照既感慨自己的红颜易老,更为丈夫无法与自己共享青春而让它白白消逝而伤怀。这种复杂而微妙的感情,正是从两个“自”字中表现出来的。“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就是她之所以感叹“花自飘零水自流”的关键所在。 
  唐代大诗人李白是一位善于描写水的诗人。在大量的送别诗中,李白把深沉却无形的友情赋予眼前有形的江水、河水、潭水等:“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赠汪伦》),“请君问取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金陵酒肆留别》),“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诗人的深情厚谊借流水意象得到无限的扩张。这些比喻,多在诗之结尾,既十分形象,富有表现力,又如余音袅袅,感人肺腑,给读者留下无限想象的空间。 
  从上面的诗词中可以看出:古人尤其喜欢以流水比喻愁情别思。水的连绵不断,恰如愁情挥之不去,这种愁除了春愁苦恋,也寄寓了国愁家恨、人生多舛的悲凉之情。这样的名篇数不胜数。 
  三、滚滚东流之水,寄托了诗人关于时间、青春、生命、功业的无限遐想。 
  李白性格豪迈,富有英雄意识。他笔下的“水”意象多为大江、大河、沧海,有着吞吐山河、包孕日月的气势,显得特别神奇阔大。李白诗中有大量的黄河意象描述:“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黄河这一奔流汹涌、博大壮美的意象寄托了诗人的审美追求,与诗人的个性和人生感悟符合,李白诗歌中的黄河意象充分展示了李诗恣肆汪洋、豪放刚健的诗风。 
  李白还善于对常见的水意象进行大胆的想象:“白浪如山那可渡,狂风愁杀峭帆人。”(《横江词六首》其一)“浙江八月何如此,涛似连山喷雪来。”(《横江词六首》其四)以山为喻,形容浪之凶猛的气势。就水奔涌前进,难以阻挡生发奇妙的想象:“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陪侍御叔华登楼歌》)生动贴切,响落天外。李白的诗歌中的意象拥有巨大的力量显示出壮美、崇高充满着生命的活力,总能让人感受到他豪放的性格。 
  杜甫《登高》一诗的颔联中,诗人仰望纷纷而下的落叶,俯视奔流不息、滚滚而来的江水,写下了他最经典的表白:“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东去的长江水波涛滚滚,奔泻而下,充满着吞噬一切的力量,过去的岁月和人生随滔滔长江一去不复返。在写景的同时深沉地抒发了韶光易逝,壮志难酬的感慨。 
  在李煜的《虞美人》一词中,这种情感发挥到了极至。李后主亡国前耽于享乐,亡国后溺于悲哀。在幽居汴京的日子里,后主过着终日以泪洗面的凄凉寂寞的日子,尝尽了人生的愁苦滋味。古人常用山河指代国家,在国势日衰变乱日亟的时代里,江河湖海演奏的是时代的怨曲与悲歌,水声呜咽盈耳令人不忍卒听。“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让我们感受到了那愁思如春水般汪洋恣肆,奔腾倾泻,充满了悲恨凄楚的感情色彩。 
  辛弃疾的《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一词中写道:“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诗人登上长江之滨的北固楼上,翘首遥望江北金兵占领区,想当年,这里曾经上演过多少轰轰烈烈的历史活剧。可是,往事悠悠,英雄往矣,徒留惆怅,只有亘古不变的滚滚江水向东流。 
  诗歌是个性化对人生的独特体验,从上述古诗词来看,“水”在中国古典诗词中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不胜枚举。“水”象征着某种障碍、困难,用以表达主人公面对可望而不可及之事物时的惆怅、痛苦心理;象征着绵绵不断的友情与爱情,寄托了诗人的春愁苦恋,寄寓了国愁家恨、人生多舛的悲凉之情;江水滚滚东流喻光阴易逝,寄托了诗人关于时间、生命、青春、功业的无限遐想。在历史的兴衰更替中,水流无限,是历史最好的见证人。因此,古代诗人才会如此钟情“水”,才会有如此之多的关于“水”诗词逾越数千年,仍让人遐思万千。 
  (高仙红,教师,现居浙江临海。) 
  

三、水:千年的咏叹——解读中学古诗句中水的丰富意蕴

作者:宁夏吴忠高级中学 朱晓虹

水,作为一种自然物质,除了实用价值外,还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自从成为一种独立意象存在于中国文学之中,这一对人类生存具有重要意义的自然物便被诗人高度人格化,赋予人的思想感情,变得更加形象,更有了艺术的感染力。自古以来,写水、颂水的作品不胜枚举,特别是在古代诗歌中,水意象的重章叠唱更是成为诗人的最爱。 
  中国古典诗歌中水的形象无处不在:春水、秋水、江水、河水、井水、泉水、雨水、雪水、海水,波平如镜的水、怒涛拍岸的水、一泻千里的水、曲似柔肠的水,泠泠作响的水、脉脉无声的水……水在诗歌中形态万千,水在诗人心目中引起的联想也复杂多样。在不同人眼里,在不同心境下,水各不相同。 
  现结合中学语文教材中涉及到的古诗词,对其意象的丰富意蕴解析如下: 
  水,象征了别离的情感。水的纤柔,象征着离情的缠绵;水的悠长,象征着离思的绵邈。因此,古代作家常用水来写照离情离思。宋代欧阳修《踏莎行》有句: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所望之人在暖风中摇着马鞭远行,行人越行越远,女子心中的离愁越积越深,如丝如缕,绵绵不绝,恰如迢迢春水。苏轼《虞美人》写到:无情汴水自东流。只载一船离恨,向西洲。明明是行人不肯驻舟,却怨无情江水载将离恨而去,虽属无理之语,却益见惜别之深。最善于将水作为别离主题的作家无疑是李白。其中,最为传诵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与《赠汪伦》。前诗云: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目送帆影远去,将无限惆怅之情倾注在浩浩东去的一江春水中,流向目力难及的水天交接之处。后诗云: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桃花潭水进行烘染,景色丽如画。既然桃花潭水既美且深,不免触动作者的离怀,使他将水深与情深联系起来,从而迸出不及汪伦送我情一句。水深已达千尺,犹不及汪伦的送别之情,则其情该是何等之深?除此而外,李白以水喻情或显情的佳句还有许多,如寄情与流水,但有长相思东流若未尽,应见别离情黄河若不断,白首长相思西行有东音,寄与长河流等。 
  水象征着某种障碍,用以表达主人公面对可望而不可及之事物时的惆怅、痛苦心理。中国古代许多爱情诗以水象征障碍,难以跨越。宋代词人晏殊欲寄彩笺无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蝶恋花》),就是对这种阻隔的感叹。汉末《古诗十九首》中有歌咏牛郎织女为天河阻隔的诗句: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诗中不写河汉宽阔无边,而是强调它清且浅,二人相距并不遥远,却只能隔着轻盈闪烁的水光含情相视。这才是让人心摧骨毁的伤痛,地老天荒的遗憾。柳永的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雨霖铃》),茫茫烟波,隔断望眼,隔断离情,却让离情更加深沉。 
  流水常象征流逝的时光。强烈地触发着人们产生感叹光阴流逝的时间意识,如李煜的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间(《浪淘沙》)喻帝王生活如花落去、春已逝、流水尽一样一去不复返。《三国演义》卷首的《临江仙》开篇云: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借滚滚东流的长江,感叹历史风云人物的浮生短暂,面对一去不复返流水,在怀古自伤中发出永久的长叹。类似的还有苏轼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念奴娇赤壁怀古》),汉乐府诗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长歌行》)等著名的诗句。 
  诗人尤其喜欢以流水比喻愁情,水的连绵不断,恰如愁情挥之不去,诗歌是诗人对人生的独特体验,这其中必然会有对家国兴衰、人生悲欢的抒发。李煜的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虞美人》)演奏的是时代的怨曲与悲歌,水声呜咽盈耳令人不忍卒听,李白的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怀销愁愁更愁。(《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更是以水流无限,比喻愁之长;用一江春水,比喻愁之深;抽刀断水的奇妙比喻,写出了诗人的悲愁似水难以斩断。因此成为描写愁情的千古佳句。 
  水也是诗中人物传达情感的媒介。水可以流动,因而水又具有沟通之意。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一对有情人被江水阻隔,又共饮一江不为不幸之幸,江水于他们既是痛苦的根源,又是精神的慰藉。诗人以这种既是阻隔又是沟通的矛盾统一,将爱情写得缠绵悱恻。造成阻隔的水自然是无情之水,沟通情感的水又是多情之水。这种把水作为沟通情感之媒介的用法在诗歌中亦是多见,如我们熟悉的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李白《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友人所乘之舟已从视线中消失,眼前的长江却流向天际,那正是孤帆远去的方向,茫茫的江水,不正像诗人牵连不断的离别之情吗? 
  诗人还常用水营造的氛围来衬托特定的心境或用来寄托自己的心志。如王维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山居秋暝》)描绘了清泉在石上奔流,月下浪花晶莹清澈见底的优美意境,衬托了诗人回归自然的喜悦心情。杜甫的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登高》)借极具动态的画面,体现了诗人悲秋的情怀以及由此引发的身世飘零之感。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旅夜抒怀》)则体现了茫茫夜色中江水奔流的气势,更加反衬出诗人孤苦伶仃的处境。白居易的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琵琶行》)以水的清冷借以表达了和友人离别时惨淡的心境。曹操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短歌行》)用大海的容纳万有的气度来寄托作者渴望招纳天下贤才的愿望。 
  哲人眼中水是表达哲理的极好象征。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这是孔子在临流感叹,慨叹的是人生有限而宇宙无穷。张若虚《春江花月夜》则整篇都在借月和水阐发哲理的深思,可以说将水的动人、水的深刻、水的意蕴写到了极致。 
  流水也可比作相思之情。李清照的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一剪梅》)借花草凋零、溪水自流的景象象征了夫妻分离后两人都无可奈何的空自思念。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