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 来 草 自 青

充实自我 ,快乐人生!

 
 
 

日志

 
 

【转载】今天我们该以怎样的姿势纪念老舍  

2016-09-14 10:53:17|  分类: 作文素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我们该以怎样的姿势纪念老舍

 

点墨

 

50年前,1966年8月24日晚,老舍穿着白衬衫和蓝裤子,缓缓踏入了太平湖。毋庸讳言,老舍之所以比他同时代的作家更具影响力,更为广泛地被怀念,更多地被讨论,是与他的离世方式有关的。老舍的投湖,与梁济和王国维的投湖一样,留给后人无尽的沉思与谜团。

 

老舍之死,与是一个文人捍卫内心洁净的方式,也是他留给这个世界的一个审判。老舍已经离开五十年,但那些曾殴打过他、羞辱过他的人,仍然有不少还活着,并无忏悔。

 

我们依然记得老舍,可具有讽刺意义地是,尽管老舍仍然是语文教科书中作品入选最多的作家,但当谈论起老舍时,说得最多的已经不是他的作品,在时间长河逐渐湮没经典的时候,一位身心遍布伤痕的老舍形象却愈加清晰。

 

这就是我们不愿看到但却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相比于等身的著作,一顿毒打,以及决绝的一跳,更容易让一位作家被永世铭记。

 

老舍概述

 

概括老舍是艰难的,他的一生,经历了清朝,民国,抗战,新中国,至于老舍的死亡,在50年,我们尚未弄清所有的细节。所以,我们也只能简单的概述其生平,用寥寥数百字,给读者们一个初步的印象。

 

老舍本名舒庆春,字舍予。舍予含有“舍弃自我”“忘我”之意。老舍出生于气若游丝的清代末年。在他不到两岁时,父亲就在一场与八国联军交锋的战斗中阵亡。

 

他偕同哥哥姐姐,依靠母亲替人浆洗缝补维持生计。在他记忆中,因为常年辛劳,母亲的手总是鲜红微肿。八国联军侵入时,母亲忘我保护儿女;日常生活中,母亲隐忍而从容养育着子女。

 

因为童年家中清贫,老舍自小接触的左邻右舍皆为凡俗之人:商人、人力车夫、手工艺人、警察等下层平民。这些周遭之人对老舍及其以后的创作产生了本初影响,奠定了他作品平易近人的艺术审美基调。

 

老舍从北京师范学校毕业后不久,五四运动爆发。受此影响和激励,老舍于1924年远赴英国伦敦任教并开始在异国涉足文学创作。他的处女作《老张的哲学》写于1925年,在此后近半个世纪的创作生涯中,他写下了多达800万字的作品。1951年,北京市人民政府授予其“人民艺术家”称号。

 

老舍是北京人,作品也多以北京为背景撰写。不过他曾远赴英国、新加坡任教,先后在山东、武汉发展,在漂泊不定中,故土北京自然成为他的牵挂和情感寄托。在其代表作《四世同堂》里,老舍将自己的出生地――小羊圈胡同,挪移至祁家的宅院。

 

老舍挚友宁恩承如此评价老舍及其成就:如果作家可以按民族分类,三百年中满族人有三位杰出的小说家,可称为满洲三杰。第一个是《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第二个是《镜花缘》作者李汝珍,第三个当推老舍……老舍的题材是穷苦大众,不写女人。老舍的文字是幽默的,但内容是严肃的。

 

1966年8月24日,在文革中,因受到批斗,老舍选择离开这个世界。

 

/写作素材/

 

创作起点:穷人的作家

 

老舍幼年丧父,父亲死后,养家的重担都压在母亲身上。母亲靠为别人洗衣服换取微薄的收入,艰难度日。彼时他家老房子已经残破不堪,三伏天夜里下雨,全家只能在屋里坐到天亮,害怕被坍塌的房子埋起来。冬天则八面透风,白天连水都会冻在缸里。在这样的贫困境地中,老舍因受善人刘寿绵的资助上了私塾和小学,后又因自己的勤奋刻苦,得以继续学业。

 

在中国近代作家群体中,老舍是少有的穷人出身,且生活在他周围并与之来往的,也多是在贫困中挣扎的毫无希望的下层百姓。对贫穷的刺痛感,是他体验世界的起点,影响了他一生的创作。

 

话题拓展:童年、敏感、贫穷

 

创作态度:甘做“写家”

 

在20世纪30年代文坛,思潮与文学争论此起彼伏,各类文人圈子卓然成宗。但老舍却只愿做个旁观者。因当时的他对于泛滥于文坛的许多粗糙生硬的“革命文学”与“普罗文学”是抵触的。

 

似乎是故意表明姿态,老舍始终坚称自己是“写家”,刻意与“作家”划清界限。他说自己因为自幼穷困而“孤高”,便喜欢独自沉思。抗战爆发前他的自由主义立场根植于他的穷人出身——“穷,使我好骂世;刚强,使我容易以个人的感情与主张去判断别人;义气,使我对别人有点同情心。”老舍坚持自我,疏离于主流文坛,不愿与谁为伍。这种精神状态,他后来称之为“独立不倚”。解放后,老舍借悼念好友罗常培先生,谈到了“独立不倚”对他的影响——“使我们不至于利欲熏心、去蹚浑水。”

 

话题拓展:孤独、独立思考

 

/经典范本/

 

今天该以怎样的姿势纪念老舍

 

凤凰网评论部

 

北京有两个著名的湖,一个叫积水潭,一个叫太平湖,这两个湖和两位著名的文化人有关,一位叫梁济,一位叫老舍。

 

1918年11月10日,梁济跳入积水潭,自杀前他问儿子梁漱溟的问题,成为一句著名的遗言,“这个世界会好吗”。1966年8月24日,老舍投身太平湖,没有留下遗言,但在此前与巴金碰面时,老舍对巴金讲了一句话,“请告诉朋友们,我没有问题”。

 

今天是老舍逝世五十周年。老舍有没有问题,历史早已给出答案。

 

这位作家,为芸芸众生立传,让小人物活灵活现地永远生存在文学作品里——若非出于悲悯,是没法写出那么多优秀文字的;这位作家,为曾经写下过一点儿违心的文字,内心倍感煎熬,在他喊出“打”和“该打”的字词时,内心的真实话语却是“这一喊哪,教我变成了另一个人!”——若非出于良知,他也不会选择“自杀”这种激烈的拒绝姿态。

 

纪念老舍,就是纪念一个心怀悲悯与良知的人。

 

悲悯与良知,是老舍那一代文化人物的共同特征,这两种质素,虽然多隐藏于内心,属于一种内在能量,但当它作用于社会时,却强大到足以影响整个社会的风气。

 

如果说梁济自杀是对道德沦丧的谴责,那么老舍的自杀则是对文化沦丧的抗争。

 

好在,寻求内心的悲悯与良知,愈是在一个现代的、追求进步的国家,愈会凝聚成巨大而又有声的需求。追回内心曾经拥有而又被抛弃过的品质的过程,本身就是渴望自由呼吸和坦荡生活的有力证明。

 

   那些投湖自尽的文化人,或会觉得湖水能够涤荡罪恶、换来清白,今天人们纪念老舍,何尝不是出于这样的愿望?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