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 来 草 自 青

充实自我 ,快乐人生!

 
 
 

日志

 
 

举报霾天上课被出卖,孰对孰错?  

2017-02-08 22:11:24|  分类: 作文素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举报霾天上课被出卖,孰对孰错?

语文社

导读:近日,西安的西工大附中因为在重雾霾天违反当地停课规定上课,被学生致电教育局举报。然而学生的电话号码却“离奇”地落到了学校的手上,结果举报学生反遭“报复”。】

霾天上课,何错之有

宋英民 

近日,西工大附中违反当地教育局规定,浓霾天气依然上课,结果遭到学生举报。当地教育部门非但不处理违规学校,反而将举报学生的电话号码告知学校,结果举报学生反遭“报复”。

看到这则新闻,我首先想到的是,会是什么样的学生来举报学校?如果是初一初二的小孩子,我只当他们是恶作剧。当我知道举报者是高三学生时,我恨不得立马跳到举报者身边,使劲扇他几个大嘴巴。谁家的“熊”孩子,咋能干这事呢?

凭我多年的从教经验,举报学校违规上课的学生十有八九是问题学生。学生未见得成绩差,也未见得品质上多么恶劣;有一点基本肯定,这是个不爱学习的孩子。高三了,只有五个月就要上考场了,这个时候还想着在家里自由放松?如果我是熊孩子的家长,我会深深的自责。自己的孩子不学习,还连累其他孩子跟着放松,我有罪呀!

诚然会有人说,孩子的身体就不重要了吗?如此大的雾霾,孩子得病了怎么办?说这话的人一点常识也没有。学校雾霾严重,待在家里就不严重了吗?家里的空气就一定比教室空气新鲜吗?况且政府或教育局在颁布这项决定的时候,有多少是从孩子健康角度考虑的。他们只不过怕承担责任而已。这就像汽车限号一样,能对雾霾起到多大的作用?还不是给老百姓一个“我作为了”的表象?

既然出发点根本就不是为了孩子的健康,而且停课与否对吸入雾霾的多少不起多大作用,作为以高升学率闻名全国的西工大附雾霾天气“违规”上课何错之有?

再说,在浓霾天气上课的高中多了,全国各地都一样。像我们邢台市,几乎每天都是全国第一,可我只听说小学以及部分初中停课的,没有听说任何一所高中因此停课,更不要说五个月后就要高考的高三生了。对于浓霾天气依然坚持上课的学校,我们非但不应该谴责,反而要大力表彰。真要是因为雾霾天而停课了,我敢说,西工大的99.99%的家长绝对不答应!

至于教育局将举报电话反馈给学校,是的,这样做好像不地道。可是,全中国多少举报贪官的人被纪检人员“曝光”,这在中国当下不也很正常吗?再说,毕竟举报者是学生,而且十有八九是问题学生,作为各级学校的领导机关,教育局当然也承担着教育问题学生的责任。通过这种方式来达到教育学生的目的,我觉得也未为不可。也许,学生家长还会因此感激学校呢。须知,孩子就是家庭的一切呀!

其实,所谓假期违规补课也好,霾天上课也好,这在应试教育一统天下的城市乡村根本算不上什么事。这则新闻中最该受到谴责的就是所谓记者。本来啥波澜也不会产生,结果让他打着“正义”的旗号这么一折腾,全国人民都以为西安地震了。唉,对这些所谓的正义分子,不说也罢!

最后,我要说,这则新闻中真正应该反思的,一是举报的学生,二是曝光的记者,你们是何居心?至于西工大附中,霾天上课,何错之有?同意的点赞了!
 
宋英民,河北省邢台市第一中学高级教师,河北省骨干教师,邢台一中语文教研组长,语文学科带头人,邢台市教育名博。】


出卖举报者之害甚于雾霾

冯 庆


西工大附中罔顾教育局通知霾天上课被学生举报,教育局随即将举报者电话告发给被举报的学校,而使学生因此遭到报复。此事引起热议,不断发酵,甚至有支持教育局告发举报人的论调。

虽则家庭房间与教室的空气质量未必有大的差距,但放假至少可以减少户外活动接触雾霾的机会。专家介绍,减少户外活动可以减少雾霾对人体的伤害,这也是各地教育部门通知各幼儿园、各学校放假的本意。对于雾霾,学校无力治本,但应该支持学校治标,采取必要的防御措施。

高三面临高考,学校有升学率压力,家长也有学业为重的心态,或许学校违规开课是为了照顾部分家长和学生的诉求,但这并不构成违规合理化的理由。

如果教育管理部门的规定有“一刀切”的不合理性,那学校完全可以申诉实情,以求改变规定,而决不能罔顾通知而私自开课。违规就是违规。违规就是故意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同在体制内,无论如何是不能提倡的。

然而,我们看到的怪现状是,管理部门的规定被堂而皇之违反,在接到违规举报后不是去追责违规者,而是把举报者出卖给违规者。这如同小偷正在你东西,好心人提醒你,你却转脸对小偷说:“看,就是他提醒的我!”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怪现状了。举报者被出卖给被举报者,甚至上访人的上访信被逐级转发到当事单位,并由当事单位来处理对自己的上访的事儿,似乎并不少见。

然而,此次同类事件发生在教育系统,则显得格外引人注目。教育,多么神圣的字眼儿?教育系统甚至被视为最不应该产生腐败的圣地。

出卖举报人,是另一种腐败,甚至是更大的腐败;出卖举报人,受伤害的不仅仅是举报人,更是政府公信;出卖举报人,不但会严重消弭群众的反腐热情,打击反腐机制,在很大程度上也反映了政府机构的某种蜕变。

政府官官相护,教育高压畸形,法制保护缺失。当权力已经足以绑架公民的权利时,说什么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和以权利制约权力都是不靠谱的。现实中的雾霾可怕,官场的这种雾霾危害性更大。

然而,更让人深感痛心的雾霾还不是这些,而是存在于部分教育工作者内心的雾霾。居然有人不仅认为教育部门理应偏向学校告发举报人,甚至还认为举报自己学校的学生思想品质有问题,属于“问题学生”。

这论调,与“上访者都是刁民”如出一辙。被举报的学校和老师,不去反思自己的违规,而是去指责举报人的“人品”,揣测举报人的“动机”,甚至为打击报复找借口,这难道是被誉为“灵魂工程师”教育工作者所应有的思维么?

见义勇为,嫉恶如仇,伸张社会公义,遵守社会法规,这一直是老师们在课堂上所提倡的品行,为什么遇到实际行为,就变成另一幅嘴脸?

对学校的好感,对教育主管机构的信任,这些美好的情感在一瞬间崩塌。一个高三的学生,还没来得及步入社会,就被社会中的黑暗一幕上了一课。不得不破天荒地支持一下《环球时报》对此事的评论:“让学生对正规举报途径失望,又怎么能培养他们对制度的信心?”

技术手段可以解决现实中雾霾,但对人们心头的雾霾无能为力,民国期间多少志士都认识到这一点。他们普遍认为,只有思想的提升,国民素质的提升,才能从根本上救中国。

严复、胡适、赵元任、李达、成仿吾、夏衍……,这些现在被视为“文人”的学者们,当初都曾选择学理工,而又不约而同弃理从文。大家最熟悉的是鲁迅,他放弃以医治病、救人身体的理想,转而拿起笔做拯救国人灵魂的事业。

教育工作者本应该立足社会公义,本应该尊重社会规则,本应该致力于塑造人类高尚的情操,本应该成为学生的楷模。但与上级部门勾结,打击举报学生,严重违背了做人的基本良知,并将这种丑恶赤裸裸地展示给自己的学生看,甚至还露出恬不知耻的模样。

我不想说这是社会的悲哀,因为这实在更是教育界的耻辱。雾霾有害,而出卖举报者之害、打击举报者之害,甚于雾霾。


【拓展阅读】

教而不育,教育之大害

光明网评论员

【导读:学生举报学校雾霾天未停课,个人信息被泄露遭约谈。教而不育,教育之大害。】

西安西北工业大学附属中学高三年级学生,向当地教育部门举报雾霾天学校不按规定停课。结果,该学生举报信息遭泄露,并被老师“教育”。1月10日,西安市教育局官方微信与陕西省教育厅官方微博回应,1月3日起西安市启动重污染天气级应急响应后,西北工业大学附中确有部分学生到校。当该区教育局干部吴某再次接到电话投诉西北工业大学附中还在补课时,私自将投诉电话号码转给西北工业大学附中学籍管理员。

 不难想见,一个高中生在这场舆论风波里,受到了怎样的“教育”。卢梭有句话:“做老师的只要有一次向学生撒谎撒漏了底,就可能使他的全部教育成果从此为之毁灭。”事后该学生说:“我已经不相信他们了。”小小年纪,如此感悟,想必经历了一场重大的“三观尽毁”。

本该“一切为了孩子”的学校,在重污染天气违规上课;本该“保护举报人权利”的教育局,把信息泄露给了学校。学校与教育局合谋,颠覆了种种自我标榜的价值,突破了正常的社会逻辑,与书本传授的正直、诚信等价值相悖,淋漓展现了某些成人世界的“套路”。这也让旁观者迷惑:学生如“孤胆英雄”,在与重污染天气作个人的角力,那学校和教育局,究竟是谁的“队友”?

这或许不是一所学校的个例,而是惯性思路的延伸。上个月,河南安阳连日来空气质量指数连续爆表,而林州市临淇镇一中不仅没有按照教体局的通知进行停课,还组织四百多名学生在操场上露天考试。这背后的逻辑,也并不难理解,“升学率”“教学计划”等被畸形放大,而“学生健康”“人格培养”则退至边缘,有知识的“教”,却无成长的“育”。在追逐教育评价指挥棒的征途里,学生渐渐沦为工具性的存在,无论是停课还是举报,都阻碍了“终极目标”的实现,要以清障的手腕加以破除。而在西安的案例中,教育主管部门还做起了配合与助攻。

多年来,功利性教育遭受批判。在西安学生举报学校的事件中,出现了令人心酸的一幕:网络上部分家长对举报者大加责难——因为举报者耽误了他们孩子读书。长久以来形成的以“成绩”为指挥棒的教育思路,裹挟了某些主管部门、学校直至家长,不自觉形成一个阵线。在对垒的另一侧,是公认“本该如此”的教育常识,和希望顺着常识成长的学生。

但如今面对不时降临的污染天气,这一话题理当被置于更加显著和迫切的位置。是否要为了成绩,把学生推向直面污染的前线?在社会已进步至今天这个位置,教育是否依然还无法彻底转换成让学生“全面成长”的面貌?

最近些年,校园成为了奇闻异事的富矿,无论是污染天气里的麻木,还是种种限制权利、贬损尊严的奇葩校规,都是一种在时代潮流里的逆行,与近代百年以来逐渐形成的教育理论对峙。这当引发更加深层次的思考,形成全社会的合力,保障教育在正常轨道里的行进。

传道、授业、解惑,这些教育行为的内容,不只是语文、数学、英语,更是人生的道理、健康的体魄、正直的情操、完满的人格。

 
学生举报遭报复,背后是谁的错?

 

査睿

 

若不是知乎网一篇“让你感到最憋屈的事是什么”的帖子走红,也许有些“憋屈”将尘封在雾霾之中。

 

 有网贴爆料:西安“名校”西工大附中一名高三学生向教育部门举报,雾霾天学校不按规定停课。但不料学校却通过举报电话,查找到了举报的学生,并对学生“进行了批评教育”。

 

被曝光后,学校负责人一再否认举报信息泄露,但上级部门介入调查后,发现是碑林区教育局干部将投诉电话号码转给学校。

 

目前,涉嫌泄漏学生举报电话的当事人、涉事学校已被通报批评。

 

调查结果已经出炉,舆论的反思却远没有结束。

 

1

 

教育局原本是学校的监管部门,学校犯错,教育局为何要“包庇”呢?

 

也许西工大附中的名校光环太大,区级教育局“惹不起”。网友“千变双花纪”讲的笑话也许能说明问题:“每当学生打教育局举报热线时,总会听到:举报补课请按一,举报违规收费请按二,举报体罚请按三……西工大附中请挂机。”

 

还可能是教育部门的惰症思维在作祟。《中国青年报》评论文章认为,实际操作中,举报信息返还给举报对象的模式很常见,其中一项理由是举报信息太多,举报受理单位难以一一跟进,只能督促被举报单位自我改正。

 

但这一模式显然不够合理,一些举报受理单位对下属单位和部门始终抱以一种护犊心态,出了问题呵呵一笑,不启动追责程序,只让下属自己解决。“这种期待被举报者自我改正的想法很不现实。一些单位被屡屡举报,相关问题始终得不到纠正,常常就是因为举报信息最终由举报对象自我消化了。某一领域存在的问题越多,采取这种举报受理模式的可能性就越大,进而让问题积重难返,甚至陷入恶性循环。”

 

不仅涉嫌懒政,东方网还表示,教育部门的这一做法更是违法:“举报人隐私权受到无条件的保护,既是一种道德规范,更是一种法律要求。”

 

我国刑事诉讼法明确要求,接受举报的机构要注重保护举报人隐私。“学生依照政府部门的政策、规定,仗义直言,勇敢地指出学校的不当之处,他的正义感和法规意识不仅没有受到尊重,隐私反倒受到侵犯,令人痛心。”

 

2

 

虽然涉事人员已经受到了惩罚,但舆论对此仍然表示不满。

 

澎湃新闻表示处理太轻了:“哪怕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在舆论压力之下,官员吴某也仅仅是被通报批评,西北工业大学附中领导班子也仅仅是被约谈。更让人担心的是,在最后一个学期里,说了真话的孩子在学校中又是怎样一种处境?别让他们因为说真话,成为这起事件中唯一的受害者。”

 

网友“牛大安”也认为这样处理的结果,会导致民众对匿名举报的不信任。“透露信息真的太严重了,应当开除透露信息的操作人,还有学校谁负责排查学生的,这批人都要处分,尊重制度,尊重孩子。”网友“周_老猫”表示,仅是“通报批评、写检查”,没有经济处罚,没有职务处罚,既不能保证类似事件的重演,也对不住“受伤”的学生。

 

“遇到问题不能有捂着的思想,不能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态度。” 网友“真的老太后”呼吁:“家长们应该给孩子出头,追究教育局和学校的责任,情节严重就走司法程序。”

 

3

 

遗憾的是,在这场“荒诞剧”中,最受伤的仍是孩子。一句“我已经不相信他们了”,让多少人落泪。

 

对此,网友“毕阿诺”直言不讳:“匿名电话被泄漏,学生的隐私权受到侵犯。学生在学校受到歧视,侵犯了学生的名誉权和人格尊严。”

 

除了显而易见的权利受害,漠视规则带来的心里阴影更为深远。澎湃新闻指出,雾霾天不上学,是教育部门做的规定,学校却没有遵守;举报电话也是教育部门公布的,孩子怀着最大的信任,做了举报。殊不知,举报同学在没有出高中校门之前,就被上了残酷的一课。“这种对于颠倒黑白的默许和认可,甚至比雾霾的杀伤力更大。”

 

微信公众号“凤凰评论家”甚至认为,教育日益工具化的倾向,比如强调权威、禁绝讨论、注重结果、罔顾过程,甚至不惜言是行非,带来的产生的后果也十分严重。“一方面,可能会使部分学生对公共事务产生冷漠、疏离,一心只读考试书,两耳不闻窗外事,性灵堰塞,理想褪色;另一方面,必然催生很多口是心非的‘两面人’,心里对什么事都门儿清,但说出来却一点‘瑕疵’也不会有,正确得吓人,整个人好像戴了一副面具一样,让你很难了解其真实的想法。”

 

而光明网从另一个角度分析了功利教育带来的伤害:“网络上部分家长对举报者大加责难——因为举报者耽误了他们孩子读书。长久以来,以成绩为指挥棒的教育思路,裹挟了某些主管部门、学校直至家长,不自觉形成一个阵线。在对垒的另一侧,是公认的教育常识,和希望顺着常识成长的学生。”

 

文章质疑:“是否要为了成绩,把学生推向直面污染的前线?在社会已进步至今天这个位置,教育是否依然还无法彻底转换成让学生全面成长的面貌?”

 

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了,但不该止于“批评与检查”,如何杜绝举报泄露卷土重来,如何重塑学生对社会的信任,都有待教育部门来解决。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